為方便獼猴“串門探親”,河南濟源投資500萬元,正在河口水庫兩岸高山上,架設兩座吊索橋,未來將形成“船在橋下游,猴在橋上走”的獨特景觀。專家稱,為獼猴在高山間建橋,在國內野生動物保護史上屬首例。
  這座橋投資500萬元,兩岸共有500多只獼猴,差不多猴均1萬。如果以人類世界的工程來看,其實體量不大,但還是有網友提出非議,說還有這麼多人吃不起飯,上不起學,過河沒有橋,出門路不好,有這錢幹嘛花在那上面,操心猴子的生活幹嘛?還有人說,河南還在發生大旱,這錢花在補貼旱災上,方是正當。
  我不知道猴子知道了這座橋專為它們而建之後,會怎麼想,會不會就橋該怎麼建,建木橋好還是建鐵索橋好之類的提供一些意見?但它們就算有意見,人們也聽不到,聽不懂。在人類世界里,動物們永遠是被動的。人類說要修水庫,那便修了;人類覺得影響了它們的生活,水庫隔絕了兩岸猿聲,於是要為它們建座橋——其實是一種愧疚與彌補,但也可以美其名曰為保護。
  這500萬的橋要為500只猴而建,但與500只猴無關。是以猴言不足聽,可畏的還是人言。以人類的角度俯視猴類,這座橋建得還是有積極意義的。在野生動物保護史上首例不首例的另說,至少客觀來看,一橋飛架南北,天塹變通途,兩岸的猴子走親戚相親啥的不會受到太大影響。畢竟,猴子也是需要社群生活的,也需要走動、交流。從這個角度看,人猶如此,何必管猴,這樣的觀點就有點大人類中心主義了。好歹同為靈長類動物,獼猴也算是人類的親戚,往上推500萬年,大家都是同一個祖宗,如今學會直立行走、鑽木取火的這一支成了地球的主宰,多多少少,也得給人家一點生存的空間。
  人與猴之間的關係,和為貴。同處一個地球,萬類霜天競自由,才有生機與活力。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更要和諧。凡事不可絕對化、極端化。是有一些人生活艱苦,上學要爬山,要過河,河上還只有幾根鐵索或者纜繩,學生們過橋的驚險場面看得人心驚肉跳,為他們造橋是理所應當的。但這種理所應當並不能成為排斥其他理所應當之事的理由。因為這些人過河需要的橋都沒有造,所以認為給猴子造橋這事不著四六,這樣的邏輯也有很大問題。如果這種邏輯成立的話,那麼人類世界的所有活動都應該停止,所有資源都應該為最大的那個理所應當服務。
  可問題是,什麼事是最大的那個理所應當呢?是解決非洲難民問題,還是消滅恐怖主義?不要說人類無法就此達成共識,就算達成共識,就能無私地停止自己的一切享受,為那個最大的理所應當讓路嗎?
  橋是一種連接,無論是什麼樣的橋,修起來總是好事。連接兩岸的獼猴是容易的,而從500萬元的橋必有貓膩、定有貪腐,諸如此般的種種議論聲來看,聯接遙遠的人心總是顯得那麼難。
  (原標題:橋、獼猴與人)
創作者介紹

網戀

oo55oozyf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